88中文 > 玄幻小说 > 道兄又造孽了 > 正文 第739章 普通丹药无法救助魂王

正文 第739章 普通丹药无法救助魂王

    任一能不能突破神王,达到前所未有的天际,无人知道,此时的他还是个稍微强一点的蚂蚱而已,能简单的使用一点术法攻击。

    魂核境还是弱了些,但也是别人毕生难以达到的高度。

    充满能量的感觉,令人热血澎湃,任一只觉得那穴位被填满突破后,和之前突破的穴位一起,隐隐有相通的意愿。

    他尝试着把一个穴位的能量转移了一点到另外一个能量里面去,二者初始还各自矜持的互不兼容,带着一股排斥。

    后面,慢慢地缠绕到一起后,却是逐步渗透进对方的地盘,彻底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。

    这样有没有好处,任一不得而知,只是秉着好奇的姿态,随手实验了一下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想太多了,这就是个不起波澜的小事故。

    完成了晋级,所剩下的材料十去七八,林宥只吸收了一两成,剩下的都被任一挥霍一空。

    千年积蓄,只够成就一个人,这代价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。

    下一个穴位,所需的能量,是现在的十倍,百倍以上,光是想象要吸收海一般的材料,就令人灵魂发颤。

    林宥有些诧异的看着任一,两人一同修炼,她也算天赋不错的修士,但是吸收材料时,她的速度竟然赶不上对方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可以慢慢的来,以为会待在黑洞里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然而只不过一个昼夜,所有的材料耗尽,而她离魂罗还有一点点距离。

    心里说不出的遗憾,可能还是需要下一次才能冲击魂罗吧,下一次,她再也不要和任一这个妖孽一同修炼。

    “恭喜大哥,贺喜大哥,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威武,大哥好棒!”

    两小个为任一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任一突破的时候,他们的修为也跟着哗哗哗往上涨,兽族的境界如何划分,他们不是很清楚,但是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进步。

    他们的感觉果然没错,他们的修为仰仗于任一,如果离开任一的话,将会很难再前进一步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他们死活要认任一为主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他们还弱小,而任一也还没踏上修行之路的时候,他们就认定了他,此生都将和主人共进退,无论贫富,无论修为高低,只因他是他们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唯一的亲人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此间事了,咱们也该回魂学宫交差。小贝贝,送我们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小贝贝对于主人的要求自然不会怠慢,驾驭着千世镜一个直冲,就带着众人远离了这个黑洞。

    期间更是穿越了很多空间,节约了七八天的路程。

    只不过,当他们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虚空里时,突然而来的劫雷,还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除了任一,其余的四人被劫雷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而他本人,直面劫雷的轰击,整个人已经成为了一个光人。

    一个行走的发光体,万丈光芒,照耀在这漆黑的虚空世界。

    好在劫雷的声音被虚空吸收殆尽,声势泯灭,就剩下无数雷电下冰雹一般的冲着他而去。

    “天……我的任兄弟……这也太恐怖了吧。”

    姬蜕整个人趴在地上,静静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他知道有的天才,因为天赋太过逆天的缘故,在修为晋升的时候,会有劫难降临,只有突破过去,才是真正的踏入新的修行境界。

    否则就只能奔赴亡魂大世界,重新投胎做人。

    现在任一身处劫雷之下,也许……

    不好的预感在姬蜕脑海里升起,让他大气也不敢出一下。

    反观任凶和任屠,神情却是轻松得多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姬蜕大哥,咱们大哥吉人自有天相,这种事,抗一下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,咱们安心的嗑瓜子,静静的看戏,用不了多久,咱们大哥又能活蹦狂跳的的啦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姬蜕见二人说吃就吃,还真的没把任一历劫当作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……知道不知道,这是多么大的事儿,整不好,你们等会儿就得给你们的大哥收尸了,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懂懂懂……放心吧,大哥会没事儿的,你放轻松点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……一起嗑瓜子,反正咱们也帮不上忙,这种事只能靠他自己扛,就让他自己努力就好。”

    看着两人递过来的瓜果点心,姬蜕气不打一出来,直接来个眼不见也净为视。

    任凶和任屠两人捂嘴偷笑,也不以为意,继续闲闲的说说笑笑着。

    仿佛眼前这一幕不是有人在历劫,而是在看一场盛大的烟火表演。

    姬蜕看不惯二人的所作所为,拉起林宥远离了任凶任屠。

    两小个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劫雷如二人所料,看起来轰轰烈烈,实则啥威力也没有。

    经过了一个昼夜,任一的样子还是原来的样子,拍着衣服上的灰尘,悠闲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任兄弟……你真的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这还是人吗?天威之下还能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看起来就好像刚才经历的不过是一场游戏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让姬大哥担心了,我挺好的,一点事也没有。你看看,毫发无伤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你是没事,我差点被吓死了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天知道,他这一个昼夜担心成啥样了,背后的汗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,就怕结果不如意。

    “任兄弟,你真的太强大了,没有想到,什么仿佛装备都没用上,就硬生生挺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林宥也真的对他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度雷劫的修士,以往,每当修士即将要突破了一个瓶颈的时候,都能预感到自己会有劫雷降临,为了不死得很难看,他们都会提前预备很多能抗劫雷的装备。

    像任一这样啥也不佩戴就挺过去的,两人真的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这都不是事儿,以后大哥若是度雷劫,尽管开口,小弟不才,倒也有一些渡劫经验,说不定可以帮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那感情好了,不过,等到那天,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后啦!”

    姬蜕只当这个是任一心情好说的大话,倒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众人说说笑笑,一路上轻松愉快,顺路还做了不少赏金楼的任务,可谓是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回到神都的时候,比预计的时间还要提前十天,为了不惹人注意,他们几个一直保持小贝贝用幻境易容后的样子,大摇大摆出现在大街上,也不会引起谁的注意。

    是夜,客栈后院里,任一梳洗了一番后,正准备上塌休息,那房间的窗户不知为何突然打开,一个黑影蹿了进来把蜡烛熄灭,一切陷入了黑暗里。

    任一张口就要呵斥出声,却发现自己的嗓门儿已经被人制住,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其耳边响起,

    “小子,不想死的话乖乖的呆着,别出声。”

    任一一时间想不起来此人是谁,听声音只觉得对方很熟悉,感觉对方也不是真的想置他于死地,倒也没太挣扎。

    关键是,对方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,从出现在他的房里,他这个新晋魂核修士,竟然没法察觉到对方的行动轨迹,更不用说防范。

    这无不说明,对方的修为已然达到半步魂王,甚至是魂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屋外想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,甚而出现了挨个屋子探查的声音。

    有那不配合的修士,更是被其一把野蛮的拽到院子里,是死是活,全凭天意。

    那制住任一的人似乎受了伤,刚开始还能警惕的看着观察着院子里的情形,到得后面,那手越来越松,整个身子摇摇晃晃,已然没法再制住任一。

    偏偏这个时候,那些人终于来到他的房门前,一脚踹了进来。

    任一没有起身,那群人翻找了一遍后,并没有看到他这个大活人,不得不骂骂咧咧的离去,继续搜寻着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们走了,现在这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贝贝有些担忧的看着这个趴在榻上的神秘人,刚才若不是她利用幻觉欺骗了那些搜寻的人,以他现在这个状态,绝对逃不掉。

    “这人有些熟悉,我得先看看他是谁再说。”

    搜寻的人还没离去,任一在这个房间里并不能点蜡,索性把神秘人带到归灵世界里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归灵世界,明晃晃的太阳正高高悬挂在天上,把这人间灸烤得犹如炭盆。

    神秘人的面容在这样的地方也将无所遁行,被看了个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这不是大长老嘛?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任一吃惊不小,自从黑衣人的暴动被解决后,魂学宫的大长老据说神秘消失了,也不知道为何会以这样的面目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那原大爷、丹药先生、老蟹子,三人都和他在一起,此时不见人在,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?

    任一内心焦虑不已,却没法得到答案,因为大长老此时陷入了深度晕迷状态。

    好在,他因为修为比较高的缘故,并没有受到归灵世界的排斥,还能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任一不敢再耽误,背起人就往姑奶奶那里跑。

    此时的炼丹房里,气氛却是有些不尴不尬。

    姑奶奶抿着唇,一眼不错的盯着一个白发老翁,“姓凌的,几年不见,连我也忘记了嘛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只觉得自己内心在滴血,滴滴痛入心髓。

    白发老翁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皱眉道,“这位道友,很抱歉,我对你……真的没有印象,我很感谢你救了我,我会给你高额的报酬,但是,你若是强留,这就有些不合适了吧?”

    说完,还真的递了一个储物荷包给姑奶奶。

    姑奶奶想也不想就把荷包一掌拍飞,转身背对着老者,“既然记不得了,那就滚吧,别让我再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似乎有些犹豫,最后还是叹了一声,“不管如何,还是要感谢相助,他日若有困难,可以到迷蝶谷找我,但有能力必定帮忙,道友保重!”

    老者说完,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    姑奶奶的眼泪瞬间爆了出来,抱着自己蹲在地上,闷声痛哭,像个被人抛弃的孩子。

    不巧的是,任一奔到院子里,和出来的老者刚好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任一看到他,顿时激动的大叫起来,“师傅,太好了,你总算醒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无奈的摊了摊手,“这位小道友,咱们素末平生,何来师傅一说?”

    “哎呀师傅,一时半会儿说不清,千等我救个人先。”

    任一着急的往炼丹房里边走边叫唤,“姑奶奶,快快快,这里有人昏迷了,还请你帮忙看看。”

    姑奶奶强忍着伤心难过,擦干眼泪迎了上去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应该是受到内伤了吧!你快帮他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对你很重要?”

    “很重要,所以……拜托姑奶奶了。”

    任一郑重其事的道。

    姑奶奶不敢怠慢,努力收摄心神,开始给大长老把脉起来。

    她忘记了一切的不愉快,整个人沉浸在如何给病人看病诊疗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准备离开的老者,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,静静的看着这熟悉的幕。

    他很确定自己的人生里,并没有见过这个女道友,更没有见到过这个称呼他为师傅的小伙。

    但是,内心莫名的感觉告诉他,如果他就这样离开的话,将来绝对会后悔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来得很突然,很令人费解,他却不是很抗拒,因为,他对于眼前这两人都有说不出的好感。

    姑奶奶诊治了一翻后,面色不是很好的道:“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,你想听哪个?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姑奶奶你就别卖冠子了,快告诉我吧!”

    看到姑奶奶不紧不慢的动作后,他不得不催促道:“那啥,我先听好消息,你快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导致他昏迷的原因我已经找到,不是受伤,而是中了一种罕见的毒。”

    “那很好啊,你不是很多解毒丹嘛,赶紧喂他吃不就好啦?你不会是心疼丹药吧?”

    “哼,姑奶奶爱丹,还没这么丧心病狂,这点丹药还是舍得的。问题是,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坏消息,观此人修为颇高,我的丹药级别对他效果很差,并不能解了他的毒。”

    “对哦,我怀疑他有可能是魂王境的修士,你这新手炼的丹,想要救他,的确是有些不太现实。这可咋办?”


  http://www.books88.net/100_100898/42481296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ooks88.net。88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ooks88.net

手机看书扫码安装游鱼app